zhang333

鄙人不裁

说起来 总是会想到 电影前半部分 暴乱向那个老太太附身的时候说的 别怕

设想一下 在第一次暴卡啪的时候 卡总心里肯定还是有点慌 整个人都懵懵懂懂 又痛又爽 没有安全感 手在空气里乱抓 流下生理性泪水

这时候暴乱把触手伸到他附近 给他一个可以抓住可以依靠的支点 然后靠近卡 舔掉卡的眼泪 说 别怕

真是让人无法拒绝啊

然后卡就亲回去 被干的喵喵叫(


【桃越】雪夜

*我流桃越
*角色属于许斐 ooc和bug属于我
*仅以pot为背景 不考虑npot剧情
*“十年后的王子们”设定
*部分设定参考公式书及访谈

“辛苦了。”
“你也是。”
一天的工作结束,上班族们一边整理桌面,一边互相道别。有人相约去居酒屋,也有人结伴前往卡拉OK。一周的工作终于结束,不少人都想放松放松。
“momo一起去喝酒吗?”
“不了喔。”
穿着棕色西装的青年一边收拾公文包一边回应。他随手捋了把头发,把束发的橡皮筋揪了下来,于是乌黑而柔顺的中短发便垂到了肩膀上。
“诶——今天居然不去啊,那卡拉OK呢?”
“抱歉抱歉,也算了吧。”
他用手指顺了顺头发,取下椅背上的大衣,不好意思的笑笑。
“我明天早上还要早起去办事,今天就不去聚会啦。下次,下次我一定奉陪。”
“啊…那你下次买单喔。”
男同事说着开玩笑似的撞了一下桃城的肩膀。
“哈哈哈,没问题!那我先走啦。”
桃城穿上大衣,提着公文包,眨了眨眼睛。
他走出几步,耳边传来女同事们小声的议论。
“momo真是好帅喔,业绩很棒,人也很仗义,很有男子气概啊,是我理想男友了。”
“对啊对啊,要不你去试试?”
“不了吧,听说他有女朋友的…”
“不可能吧,虽然他那样说,但是从来没有见过。他肯定是在推脱啦,说不定是因为有暗恋的人,你说会不会是你…”
“开什么玩笑啊!”
桃城的脚步顿了顿。他在心里偷偷说:不是啦,我有恋人的,但是不是“女朋友”而是“男朋友”就是了。
说起来,越前明天早上就回来了啊。
想到这里,他加快了脚步。
“今天晚上要早点睡,明天早上早起去接机。”他这么嘟囔着,露出了微笑。说话时呵出的那一小团白气,消散在冬日冷冽的空气里。

“葡萄味芬达,OK。啊,顺便买条鱼回去吧,做烧鱼也不错。”
在便利店采购的桃城,一边往购物车里放这东西,一边在随身携带的手帐本上打着对号。
“好的,就买这些了。”
用这些就可以给越前做一顿丰盛的接风宴了。
便利店的玻璃门外就是另一个世界了。寒风从领口灌进来,桃城打了个寒颤。
“啊…忘记戴围巾了。”
他双手都提着东西,只能任由冬风肆虐。
不如叫辆出租车回家吧,可是真的很贵…
五分钟后,坐在出租车后座上吹着暖风的桃城想,贵是很贵,但是值得了。
“今天真是冷啊。小伙子下班回家啦?呦,买菜自己做饭吗?”
开出租车的大叔扫了眼后视镜,开始闲聊。
“啊,是的,我…”
桃城正准备说下去,这时他听到了车载广播里传来的女声。
“据报道,著名网球选手越前龙马在一档访谈节目中坦言自己是同性恋,并表明自己有一位交往十年的同性恋人。”
车里安静了下来,桃城和出租车司机都在侧耳倾听。
“…是的,我有恋人了。他是我初中时的学长,我们交往了十年了。”
“他很支持我的事业。他虽然不是网球选手,但网球也打的很好,我们经常一起打球。哈哈,当然,我不会对他放水的。”
“我当然很爱他。虽然是异地恋,但我每个假期都是和他一起度过的。”
“很感谢他的陪伴。我们会相伴一生。”
这位著名网球选手的声音从广播里清晰的传出来了。
“这个混蛋…”桃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想起来上个星期他半夜爬起来看大洋彼岸越前的访谈,却毫无准备的听到了这样的情话。
他们两个交往十年,其实很少说这些。最开始是年少,不懂浪漫,懵懂的在网球队的朋友提醒下察觉到了这份感情,便拼命去抓住。之后的高中、大学,却是无法开口,总觉得说出这样的话有些不好意思。生活当然不是一帆风顺,但就算是争吵之后,桃城也不怎么会哄人,只是默默一个拥抱,或者放在桌子上的一份热气腾腾的早饭,无声的道歉。
越前则更甚,他莫名的固执根本不输于桃城。他明白是自己的错误之后当然会很不情愿的道歉,但让这个自信的少年明白自己错了才是真正的难事。
过去的这段时光,充满了争执。年少时两个人都脾气像炮仗,合不来便会冷战或者吵架。他们不妥协,不认输,却又都从未怀疑过对方的感情。他们固执的要一争高低,也固执的要携手共进。成年后,面对生活,面对社会,面对家庭,他们不得不去和更加残酷的现实斗争,去走不同的路,可他们仍然相爱。上天在考验他们,但当他们回想起共度的青春岁月,无论什么试炼都能咬着牙度过。
最终他们一起走过了这十年,并相约继续度过接下来的每一个十年。
那天夜里,桃城一边看越前的访谈一边红了眼。他抬头看着天花板,想说些什么,嗫嚅着,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第二天早晨,在和越前的视频通话里,他眼睛肿着了却说“没有哭喔,根本没哭”。越前也不拆穿他。就在那一刻,他们两个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彼此的呼吸声,突然就很想拥抱对方,很想很想。
随后的一天,桃城不断收到电话和信息,无非是那些老朋友来揶揄他、调侃他“感情真好啊”“什么时候结婚啊”“真羡慕我也想谈恋爱”
真是些可爱的家伙。

出租车司机的话将桃城从回忆中带了出来。
“越前龙马居然是同性恋哎。”
“诶,您知道他吗?”
“哈哈哈,日本怎么会有人不知道他,他可是全民偶像啊。”
出租车司机笑着说。
“不过是不是同性恋也无所谓啦,和我没什么关系。倒是他,人们总是说强者总是高处不胜寒嘛,他能有人支持和陪伴挺好的。”
“啊,下雪了。”
开租车的大叔说着打开了雨刷器。车内再度陷入了安静。
桃城慢慢松开了握紧的拳头。这么多年来,他听到关于越前的性向的话题,总是会不由自主的紧张。他不希望这成为越前的黑点,却也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服自己从越前身边离开。年少时他曾为此感觉到绝望,这是他第一次碰到这种无法做出却必须做出的选择。最终他选择了第三项,向公众隐瞒,和家人朋友公开。他一直以为只有自己才有这种无用而痛苦的烦恼,可上个星期越前的访谈却让他明白,越前也一直在考虑这件事,并且最终选择了充满荆棘的那条路。
真是笨蛋。桃城笑了起来。不知道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越前。或许两个人都是笨蛋,这样他们才能成为一对笨蛋情侣。
车窗外下起了鹅毛大雪,车里却仍然温暖。

“卡鲁宾,我回来了喔。”
桃城在家门口一边换鞋一边这样喊着,却没有听到卡鲁宾“喵喵”的回应,也没有见它从哪里窜出来。
“咦?去哪里了。”
说着他打开了鞋柜,却看到平日里和自己并排放着的越前的拖鞋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双有点湿的运动鞋。
他的心激烈的跳动了起来。
顾不上脱下大衣,他随手把公文包和购物袋一扔,便冲进了卧室。
早晨叠好的被子被乱糟糟的摊开,床上的青年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颗脑袋。
桃城直接掀开被子,扑上去抱住了他。
“唔…momo前辈是笨蛋”
睡着的人被他大衣上残留的寒意激得打了个寒颤,却没有反抗,眯着眼睛就开始抱怨了。
“不是说明天早上才会回来?”
“那是骗你的,怎么样,惊喜吗?”
越前睁开眼睛,笑着说。
“你这家伙…”
桃城笑着弹了一下他的额头。
“哇好痛…”
越前捂住额头瞪他。
接下来没有人说话。他们两个安静的拥抱着。窗外飘着雪。
桃城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好想你”或者“谢谢你”又或者“对不起”吗,都不是吧。
而越前也并未开口。他们两个就听着彼此的呼吸和心跳,拥抱着。

“那我先去换衣服,晚上我们吃烧鱼。”
时间似乎停止了,又似乎过去了很久很久。
说着桃城从床上退下来,准备去换衣服。
他刚站起来,转过身去,便听见越前小声叫他。
“momo前辈。”
他便转过身去,却被越前揪住了领带。
“我爱你。”
越前说着吻了上来。
桃城愣了一下,便环住越前,手指插进他因为睡觉变得乱糟糟的头发,轻轻的抚摸揉弄。
“我也爱你。”
唇齿交错之间,他叹息一般做出了回应。
街灯一盏一盏的亮了起来,积雪被照成了暖黄色。窗外雪还在飘,屋里却很温暖。

他们一同走过冲动莽撞的昨日,一同拥有不可替代的今日,也必定会迎来美好的明日。
爱是互相支持,是互相信任,是互相分担。
这个雪夜他们注定好梦。

这儿临徽,一个玩手机的。
乱七八糟圈子都待过,现在是个养老的状态。
慢热,嘴笨,基本上只会哈哈哈,比起扩列时的自我介绍更喜欢在空间慢慢了解。
记性差,如果答应了什么你一定要提醒。
技能不是没有,熟了可以陪你玩儿。
想扩点天天转发东西的吵闹一点的姑娘,圈子不限。
1929768224

弃番 官方爱咋咋地吧 您就可劲的作
能缓得过来就接着写30题 缓不过来就江湖再见
凤柊forever

「凤柊」同居30题 2.一同外出购物

2.一同外出购物
完蛋了,这下子是真的完蛋了。
凤小心翼翼的看着身旁的柊。和平时一样的神态,和平时一样的步速,可是,凤知道,他生气了。
凤明白,这完完全全就是自己的错。突然叫柊陪自己逛超市,却没有写购物清单,甚至连个大概的计划都没有。他其实也不打算买什么东西,只是想要和柊一起在超市里走走,看柊认真的挑选每一件要买的东西,就像最普通的情侣一样。
他们两个最近都太忙了,忙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忽略了对方的存在。
凤这样想着,情绪有些低落。

“喝酸奶吗?”不知不觉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冷柜前。柊停下了脚步,侧过头问他。
“啊,嗯。”
柊叹了口气。他其实没有凤想象的那么生气,更多的是无奈。已经是二十多岁的人了,而且还是哥哥,怎么还是像以前一样随着性子来。这叫人怎么放心啊。
听到凤含含糊糊的回答,就更不放心了。

柊在挑选酸奶的时候,凤就在周围转转看看。
左边那个柜子里放的是雪糕吗?
走近一看,啊,果然是的。
居然还有卖那个甜筒呢,小的时候,柊最喜欢吃的甜筒。和柊一起吃甜筒,是凤童年最快乐的事情之一。凤又想起那个白白嫩嫩,总是喊着自己“树哥哥”的柊了。
这么想着便打开冰柜,取出一支甜筒递给柊。柊愣了一下,显然也是想起了那些事情,面容柔和了一点。
“又不是小孩子了。”柊觉得有些好笑,但是还是伸手接住了凤递过来的甜筒。
“可你永远是我的弟弟!”凤像是忙着辩解一样提高了声调。随后,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垂下了眼帘,缓缓地、低声说:“你是我永远的小宝贝。”
啊啊,恋爱中的人果然都是笨蛋吧,怎么会不经过大脑就说出这样肉麻的话?凤移开视线,窘迫的想要找个地方藏起来。他脸红了。
柊还有点愣。他的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噗”地被戳破了。一股暖流冲得他头脑发胀、呼吸困难,整个人都乱了。但这种感觉却并不赖,轻飘飘,软绵绵,反而有点舒服。柊似乎可以听到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声。
他们再次对上视线。看到了满脸通红的对方,又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同样不太自在的自己。
凤和柊,手里还握着甜筒,就在这人来人往的超市里,呼吸交织,慢慢的、安静的吻在了一起。

真是两个恋爱中的笨蛋啊。

————————————
写的时候一直在傻笑
啊 凤柊真棒^q^

「凤柊」同居30题 1.相拥入睡

*ooc
*私设如山
*两人已成年 柊向演艺界发展 凤专攻歌剧这样的设定
*流水账
*更新缓慢

1.相拥入睡
柊翼的睡眠质量特别差。他本身便是个浅眠的人,拍戏的时候为了进度又要牺牲睡眠时间,偶尔到偏僻的地方去取景,住宿条件也会很差。

夜里每次辗转,柊都会想起自己的家。那是个小小的二层别墅,坐北朝南,还有片不大的草坪。这是他和他的爱人凤树的家。
两个人高中确定了恋爱关系之后便开始了同居生活,最开始是住在凤的公寓,工作之后便搬到了这里。这栋别墅是他们两个一起挑选的,坐落在近郊,僻静,也不怎么需要担心隐私问题。虽说交通有些不方便,但两个人的职业都不用朝九晚五,便也没什么大碍。
房子的装修也是凤柊两个人亲手操办的。从设计建筑风格到建材的挑选,都亲力亲为。虽说辛苦,却让人安心。正式入住的那一天,这两个人几乎都要落泪了。
是啊,多少年来的愿望终于实现。这世界上,终于有了可以称为“家”的居所。因为有他,才能被称作“家”。

柊看了看手表,已经凌晨一点了。最近的日程排的有些满,他理所应当的又失眠了。他两眼直直的望着天花板,微微皱起了眉头。天花板不应该是这样的。那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应该是米黄色的,他们家的天花板就是那个颜色的。
柊伸手调暗了夜灯,闭上眼睛。在家里的时候,从下午回家到入睡前应该是怎样的呢?
把钥匙插进锁孔,如果只需要转两圈就可以打开的话,那凤一定在家。一边换鞋一边说一句“我回来了”,就一定会得到“欢迎回来”的回应。凤也许已经做好了饭,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等他回来,也许正在做饭,从厨房里伸出头看一眼就接着忙了。那就换上浅蓝色的家居装,再围上围裙,洗过手之后去厨房帮忙。两个人做饭很快的,不一会就端上桌子了。吃过饭后,两个人一起洗碗,凤说不定还会像小时候那样把洗洁精的沫子抹到柊的脸上。
自己一定会轻声呵斥他“别闹了”。
想到这里,柊弯起了唇角。他翻了个身,接着想。
碗也洗完了。两个人可能会在院子里散步,可能会一起看电视,可能会帮着对方过一过剧本。然后,就要洗澡睡觉了。
一般情况下是凤先去洗澡,柊再忙一些别的事情。但就算如此,等到柊也洗完澡,凤的头发也还是潮湿的。柊会先把自己的头发吹干,然后再给凤吹头发。他的手轻轻的拨弄着凤的头发,让凤忍不住的总要吻他。
调暗夜灯,两个人拥抱在一起,进入梦乡。凤的一只手环着柊的腰,另一只手放在柊的脑后。柊的两只手都放在凤的胸前。最开始同居的时候柊不太习惯这个姿势,便以“太热”为理由试图和凤保持距离,但得到了“热的话就把空调再开低一点”的任性回答。无论睡觉前离得多远,第二天早上醒来,柊一定睡在凤的怀里。这种事情屡次发生后,柊也就不再强求了。
这是最亲密的姿势,感受得到对方的呼吸和心跳,闻得到对方的味道。
和只要是凤拥抱在一起睡觉,柊就一定会睡的很好。从小到大,一直如此。

深夜寂静无声。柊的呼吸声渐渐变得缓慢而平稳。
嘘,晚安。

————————————
相当长时间没动过笔了 从30题开始复健 欢迎指出bug 欢迎提出建议 欢迎捉虫 也欢迎扩列 有意向戳我ww
努力为凤柊添一份不怎么好吃的粮XD

胡言乱语

大半夜的讲讲自己心中的凤柊
非常的默契 老夫老妻 心有灵犀 很多事情都很自然而然
可能不会有“我喜欢你”这样的告白 某一天夜里 床头灯还亮着 看着对方的眼睛 很自然的就吻到一起 从兄弟变成恋人
日常生活还是不咸不淡的相处 在演歌剧的时候反而会狂热起来 似乎才意识到自己的感情 急切的想要亲吻 做爱
私底下彩排经常擦枪走火(不是 可能是因为这两个人认真起来非常有魅力
都会做饭 家常菜 什么事都一起 吃饭洗碗看电视 洗完澡了看剧本然后睡觉
对彼此的朋友圈子都有了解 但不会刻意的去熟悉 是不会轻易吃醋的人 对彼此的感情有信心

其实真正想说的是 看了第九集以后难过了一小会就好了  这两个人无论演不演对手戏都没关系的 下了舞台照样是回到一个家 或许会去餐厅吃饭 庆功宴啥的XD 最后还是坐着同一张沙发 躺在同一张床上
他们是一个圆 生来为了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