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333

鄙人不裁

【桃越】雪夜

*我流桃越
*角色属于许斐 ooc和bug属于我
*仅以pot为背景 不考虑npot剧情
*“十年后的王子们”设定
*部分设定参考公式书及访谈

“辛苦了。”
“你也是。”
一天的工作结束,上班族们一边整理桌面,一边互相道别。有人相约去居酒屋,也有人结伴前往卡拉OK。一周的工作终于结束,不少人都想放松放松。
“momo一起去喝酒吗?”
“不了喔。”
穿着棕色西装的青年一边收拾公文包一边回应。他随手捋了把头发,把束发的橡皮筋揪了下来,于是乌黑而柔顺的中短发便垂到了肩膀上。
“诶——今天居然不去啊,那卡拉OK呢?”
“抱歉抱歉,也算了吧。”
他用手指顺了顺头发,取下椅背上的大衣,不好意思的笑笑。
“我明天早上还要早起去办事,今天就不去聚会啦。下次,下次我一定奉陪。”
“啊…那你下次买单喔。”
男同事说着开玩笑似的撞了一下桃城的肩膀。
“哈哈哈,没问题!那我先走啦。”
桃城穿上大衣,提着公文包,眨了眨眼睛。
他走出几步,耳边传来女同事们小声的议论。
“momo真是好帅喔,业绩很棒,人也很仗义,很有男子气概啊,是我理想男友了。”
“对啊对啊,要不你去试试?”
“不了吧,听说他有女朋友的…”
“不可能吧,虽然他那样说,但是从来没有见过。他肯定是在推脱啦,说不定是因为有暗恋的人,你说会不会是你…”
“开什么玩笑啊!”
桃城的脚步顿了顿。他在心里偷偷说:不是啦,我有恋人的,但是不是“女朋友”而是“男朋友”就是了。
说起来,越前明天早上就回来了啊。
想到这里,他加快了脚步。
“今天晚上要早点睡,明天早上早起去接机。”他这么嘟囔着,露出了微笑。说话时呵出的那一小团白气,消散在冬日冷冽的空气里。

“葡萄味芬达,OK。啊,顺便买条鱼回去吧,做烧鱼也不错。”
在便利店采购的桃城,一边往购物车里放这东西,一边在随身携带的手帐本上打着对号。
“好的,就买这些了。”
用这些就可以给越前做一顿丰盛的接风宴了。
便利店的玻璃门外就是另一个世界了。寒风从领口灌进来,桃城打了个寒颤。
“啊…忘记戴围巾了。”
他双手都提着东西,只能任由冬风肆虐。
不如叫辆出租车回家吧,可是真的很贵…
五分钟后,坐在出租车后座上吹着暖风的桃城想,贵是很贵,但是值得了。
“今天真是冷啊。小伙子下班回家啦?呦,买菜自己做饭吗?”
开出租车的大叔扫了眼后视镜,开始闲聊。
“啊,是的,我…”
桃城正准备说下去,这时他听到了车载广播里传来的女声。
“据报道,著名网球选手越前龙马在一档访谈节目中坦言自己是同性恋,并表明自己有一位交往十年的同性恋人。”
车里安静了下来,桃城和出租车司机都在侧耳倾听。
“…是的,我有恋人了。他是我初中时的学长,我们交往了十年了。”
“他很支持我的事业。他虽然不是网球选手,但网球也打的很好,我们经常一起打球。哈哈,当然,我不会对他放水的。”
“我当然很爱他。虽然是异地恋,但我每个假期都是和他一起度过的。”
“很感谢他的陪伴。我们会相伴一生。”
这位著名网球选手的声音从广播里清晰的传出来了。
“这个混蛋…”桃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想起来上个星期他半夜爬起来看大洋彼岸越前的访谈,却毫无准备的听到了这样的情话。
他们两个交往十年,其实很少说这些。最开始是年少,不懂浪漫,懵懂的在网球队的朋友提醒下察觉到了这份感情,便拼命去抓住。之后的高中、大学,却是无法开口,总觉得说出这样的话有些不好意思。生活当然不是一帆风顺,但就算是争吵之后,桃城也不怎么会哄人,只是默默一个拥抱,或者放在桌子上的一份热气腾腾的早饭,无声的道歉。
越前则更甚,他莫名的固执根本不输于桃城。他明白是自己的错误之后当然会很不情愿的道歉,但让这个自信的少年明白自己错了才是真正的难事。
过去的这段时光,充满了争执。年少时两个人都脾气像炮仗,合不来便会冷战或者吵架。他们不妥协,不认输,却又都从未怀疑过对方的感情。他们固执的要一争高低,也固执的要携手共进。成年后,面对生活,面对社会,面对家庭,他们不得不去和更加残酷的现实斗争,去走不同的路,可他们仍然相爱。上天在考验他们,但当他们回想起共度的青春岁月,无论什么试炼都能咬着牙度过。
最终他们一起走过了这十年,并相约继续度过接下来的每一个十年。
那天夜里,桃城一边看越前的访谈一边红了眼。他抬头看着天花板,想说些什么,嗫嚅着,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第二天早晨,在和越前的视频通话里,他眼睛肿着了却说“没有哭喔,根本没哭”。越前也不拆穿他。就在那一刻,他们两个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彼此的呼吸声,突然就很想拥抱对方,很想很想。
随后的一天,桃城不断收到电话和信息,无非是那些老朋友来揶揄他、调侃他“感情真好啊”“什么时候结婚啊”“真羡慕我也想谈恋爱”
真是些可爱的家伙。

出租车司机的话将桃城从回忆中带了出来。
“越前龙马居然是同性恋哎。”
“诶,您知道他吗?”
“哈哈哈,日本怎么会有人不知道他,他可是全民偶像啊。”
出租车司机笑着说。
“不过是不是同性恋也无所谓啦,和我没什么关系。倒是他,人们总是说强者总是高处不胜寒嘛,他能有人支持和陪伴挺好的。”
“啊,下雪了。”
开租车的大叔说着打开了雨刷器。车内再度陷入了安静。
桃城慢慢松开了握紧的拳头。这么多年来,他听到关于越前的性向的话题,总是会不由自主的紧张。他不希望这成为越前的黑点,却也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服自己从越前身边离开。年少时他曾为此感觉到绝望,这是他第一次碰到这种无法做出却必须做出的选择。最终他选择了第三项,向公众隐瞒,和家人朋友公开。他一直以为只有自己才有这种无用而痛苦的烦恼,可上个星期越前的访谈却让他明白,越前也一直在考虑这件事,并且最终选择了充满荆棘的那条路。
真是笨蛋。桃城笑了起来。不知道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越前。或许两个人都是笨蛋,这样他们才能成为一对笨蛋情侣。
车窗外下起了鹅毛大雪,车里却仍然温暖。

“卡鲁宾,我回来了喔。”
桃城在家门口一边换鞋一边这样喊着,却没有听到卡鲁宾“喵喵”的回应,也没有见它从哪里窜出来。
“咦?去哪里了。”
说着他打开了鞋柜,却看到平日里和自己并排放着的越前的拖鞋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双有点湿的运动鞋。
他的心激烈的跳动了起来。
顾不上脱下大衣,他随手把公文包和购物袋一扔,便冲进了卧室。
早晨叠好的被子被乱糟糟的摊开,床上的青年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颗脑袋。
桃城直接掀开被子,扑上去抱住了他。
“唔…momo前辈是笨蛋”
睡着的人被他大衣上残留的寒意激得打了个寒颤,却没有反抗,眯着眼睛就开始抱怨了。
“不是说明天早上才会回来?”
“那是骗你的,怎么样,惊喜吗?”
越前睁开眼睛,笑着说。
“你这家伙…”
桃城笑着弹了一下他的额头。
“哇好痛…”
越前捂住额头瞪他。
接下来没有人说话。他们两个安静的拥抱着。窗外飘着雪。
桃城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好想你”或者“谢谢你”又或者“对不起”吗,都不是吧。
而越前也并未开口。他们两个就听着彼此的呼吸和心跳,拥抱着。

“那我先去换衣服,晚上我们吃烧鱼。”
时间似乎停止了,又似乎过去了很久很久。
说着桃城从床上退下来,准备去换衣服。
他刚站起来,转过身去,便听见越前小声叫他。
“momo前辈。”
他便转过身去,却被越前揪住了领带。
“我爱你。”
越前说着吻了上来。
桃城愣了一下,便环住越前,手指插进他因为睡觉变得乱糟糟的头发,轻轻的抚摸揉弄。
“我也爱你。”
唇齿交错之间,他叹息一般做出了回应。
街灯一盏一盏的亮了起来,积雪被照成了暖黄色。窗外雪还在飘,屋里却很温暖。

他们一同走过冲动莽撞的昨日,一同拥有不可替代的今日,也必定会迎来美好的明日。
爱是互相支持,是互相信任,是互相分担。
这个雪夜他们注定好梦。

评论(3)

热度(17)